陈真
CHENZHEN

 
扬州木音堂堂主,善治木、喜音律、醉于琴。常居扬州。
 
02年在父亲的琴筝厂里当学徒,随父手传身教从木工、选料、漆工、听音等基本学起。经数年的严格学习,最终每一道程序和细节都能独立完成。
 
数年累月与琴器的相处,使陈真真正爱上了古琴,除了生活和工作,便是琴了。一件事,有了兴趣爱好做基点,便有了绵绵之动力,也使得陈真从手艺人转变成了一位真正的斫琴师。
 
因有家父的鼎力相助,斫琴之前,陈真得以去扬州众多琴坊寻师拜友,参访学习。细心考察之后,觉得不甚理想,大多琴坊所斫琴器,品质参差,音美而型异者,型美而音异者,音异而型亦异者众多。音型皆优者寥寥无几。之后决定“闭门造琴”,于是开始筹措琴材,参阅琴书典籍,诗画图典,聆听古曲琴风,潜心于斫琴之事。
 
在斫琴年复一年的钻研、打磨之中,陈真找到了一种师古人法度,以现代化的数字加工技术之法解决老琴音色难以复制的课题,不仅在形制,且在音色上接近老琴。“三四五弦似羯鼓,六七弦如金石,一二弦如洪钟,抚之恍若穿越时空之感。”内行如是评价陈真斫琴的音色。
 
许是因为蕉叶琴那种优美的曲线吸引了他,或是芭蕉绿叶的诗情画意在脑海里潜藏,亦或是坊间传言琴中最难是蕉叶,诸多琴式之中,陈真最偏爱是蕉叶,将蕉叶要做到极致:以琴人之心,斫千年之器。
 

巫娜
 
“陈真斫琴音色与造型俱佳,尤善斫蕉叶琴。音质饱满通透,高中低三段音色均匀无染,漆色细腻温润,犹如暖玉。他刻苦钻研,潜心斫琴之事,将蕉叶要做到极致:以琴人之心,斫千年之器,这是当代斫琴青年人难得的志向。”
 
——巫娜
 
yangqing
 
 ”陈真是一位难得的优秀青年斫琴师:以匠心之琴坚守传统,以良善之琴观照生命。近些年,亲证陈真所斫之琴日臻完善,选材考究,音、型、艺俱佳,经得住岁月,值得琴友传世珍藏。“

 
——杨青